第七十四章 暧昧之夜 - 山村奇人传

第七十四章 暧昧之夜

随着接亲的队伍回到村口,桃源村的村民们也早就在这里等候着。这不,同样是载歌载舞的,迎接新娘子的到来。不过,显然,桃源村的规矩就没那么多了,大家竟然有说有笑起来。 “阿牛叔,阿牛叔,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 这不,村里的一个小孩,鬼鬼祟祟的跑到阿牛他们面前,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到。 “哈哈,有什么不能问的,说” 这不,阿牛今天可谓是,人逢喜事jing神爽,笑哈哈的说到。 “恩,那我就问了啊。那就是,以后,我们是叫莫老师呢,还是叫牛婶啊” 这小鬼头说完,还时不时的向着吴明身旁望去。吴明顺着他的眼神方向一看,就看到琪琪正对着那个小屁孩点头呢。 这下,阿牛是傻眼了,突然间他还真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该叫什么的好。 “小牛犊子,别在这扯淡,你喜欢叫啥就叫啥呗” 吴明看到阿牛竟然被这个问题,愣住了,在那里站着不动了。于是,赶紧出声说到。说完还拿眼睛瞪了琪琪一眼,不用说,吴明也知道,肯定是女儿叫他这样问的。琪琪看着吴明的眼神,向他吐了吐舌头。 这时,阿牛才反应过来,心想是啊,想叫啥,就叫啥呗,有什么区别吗。于是,也不耽搁,连忙带着众人,想村子里走去。 等吴明交完接亲的差事后,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也太累人了吧,这下总算一帆风顺,也解放了。可是,立马,他就又傻了,因为大伙又给他分派了一个新任务,那就是当“高亲”。 说起这高亲,还是源于苗族另一个结婚习俗,那就是新婚三晚不同宿。意思很明了,就是新婚男女,结婚的同三天,是不能住在一起的。说起这个,还有一个关于它的故事。 话说很久以前,有一天,土家族姑娘覃氏到山上采金银花,突遇一只豹子,吓得滚下岩坎,被一石姓苗族年轻措人所救,后来双方有了爱慕之情。有一天石家请媒人到覃家提亲,覃家夫妇高低不同意。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听说山上的苗人很粗野。 又过了几个月,一场大雨落了三天三夜,山洪暴发,覃家房屋倒塌,父亲丧命,粮食被水全部冲走。正在母女俩为难之时,年轻猎人领着一帮人给覃家送来衣食用品,并修建了新的房屋。 这一次,覃母终于被年轻人感动了,答应了这件婚事。可是,她心中还是担心,万一苗人真的是传闻中那样粗鲁,她女儿的ri子不好过。于是,她便派了一个本家的直系亲戚,在女儿出嫁那天跟着一起去。并交代她,一定要时时刻刻的陪伴在女儿身边,看苗人是否粗野。如果是,就把人带回来,不嫁了。 果然,那位亲戚还真是陪着新娘,同吃同住,三天三夜,发现苗人不但不粗野,而且忠厚勤恳后,才离开了苗寨。 从此,这个习俗便一直流传了下来。那位本家的直系亲属,就叫做“高亲”。后来,这个习俗又开始有所改变。 一是,不仅女方派了高亲,男方同样也派一个高亲。 二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个不同宿的概念,有了些许变化。 也许,是人们觉得,这样做实在是太不人道了。毕竟,三天三夜,看得见,吃不着,谁遇到都上火,不是。 于是,先是时间,从三天变成了一个晚上。 其二,就是可以同床睡觉,但是却派了人监视。也就是说,你偷偷摸摸的搞点小动作,解解馋那是可以的,但你真是要天雷勾动地火的,弄得地动山摇,那就看你的脸皮够不够厚了。 两个高亲,都会被安排到新房的隔壁,并且,还特意在墙壁上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并且,新房里面的灯是不允许熄灭的。恩,怎么说呢,就像是古时那个匡衡借光读书的典故一样。只是,这里不是借光读书,而是方便监视。 一般的高亲,都是安排新人们的亲(堂)兄弟姐妹来担任的,可是阿牛就独生子,也没有堂兄弟,没办法,想来想去,就吴明了。 这个当高亲的活,可不是一般的难受的。首先,当然是你得和另外一个异xing,黑灯瞎火的,呆在另外一个房间,一个晚上。当然,为了避嫌,那个房间是用一张大大的布隔开的。 更无可怕的是,高亲的房间,按照习俗,那是没有床的,只是用一些松针在地面铺一层,就当时床了。目的很简单,就是怕你们睡得安逸了,新郎新娘干点那啥,你们都不知道。 你说,这不是受罪是什么啊。也难怪吴明郁闷的要死。可没办法,他不去做这个高亲也不行啊。 随着酒席过后,夜幕降临,吴明就被人赶进了房间。整个房间除了隔壁新房透过来的那一束亮光,就是漆黑一片。 “姐夫,姐夫,你在哪里” 这不,吴明刚在松针地上坐下,就听见小姨子那细微的声音传来。吴明赶紧站起来,而随着吴明站起来,欧阳雨也发现了吴明,快步的向他小跑过来。 “哎呦” 这不,小姨子一声痛呼后,就直接扑到了吴明的怀里来了。现在还只是刚进秋天,两人的衣物都比较单薄。两人的胸部,那是紧紧的压在了一起,再加上小姨子那阵阵体香,让吴明立马就觉得心中一阵邪火上涌。要知道,自从欧阳雪走后,他就从来没碰过别的任何女人啊,这火气本来就大。 “小雨,怎么了,还有,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时,吴明先是小心翼翼的,自然而然的望了新房那边一下,然后就这么抱着小姨子那香喷喷,柔软异常的身体,然后问道。他可不敢松手,这可是又前车之鉴的,如果一松手,万一引起她更大的反应,被阿牛他们听到,那就不好了。他娘的,到底谁才是高亲啊,弄得自己反而怕阿牛他们听到,吴明心中恨恨的想到。 “姐夫,我的脚被什么东西扎到了好疼,恩,我也是被叫来当那个什么高亲的” 原来,莫贵玉她们那边,也没有高亲的人选,本来有个亲姐姐的,不过被莫老三扫地出门了。就算是没被赶出家门,她也不可能来当高亲的。毕竟,真正说来,她才该是新娘不是吗。 这不,既然找不到,莫贵玉就直接和莫老三说,她自己找一个好姐妹来当高亲。莫老三一听,也就同意了,反正他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当这个高亲。这不,由于吴明,阿牛,还有莫贵玉他们也是经常在一起的,因此,莫贵玉和欧阳雨关系也十分的好。再考虑到吴明也是高亲,在阿牛的提议下,莫贵玉就请欧阳雨当她的高亲了。 而当欧阳雨得知,另一个高亲竟然是她姐夫后,那还用说什么呢,肯定是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而欧阳雨毕竟不知道这高亲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因此,他竟然穿着一双凉鞋来,这不被松针扎到才怪呢。 “姐夫,你快帮我看看我的脚,好胀好痛啊” 这不,欧阳雨这时感觉到脚部一阵胀痛,连忙叫吴明帮他查看。 “恩,好,你先坐下来,我帮你看下,没事的,应该是被松针扎到了。谁叫你,也不打听清楚,竟然敢穿凉鞋来” 吴明看着小姨子那满脸难受的样子,边抱怨便让她坐下来,自己好帮她看下。 “啊,我的屁股好痛” 这不,欧阳雨刚一坐下来,立马觉得屁股一阵刺痛,于是,条件反shè的向前面扑去,以便能让屁股尽快的离开地面。可是,这时,吴明刚好蹲在她前面,准备帮她看脚来着。 这下好了,欧阳雨是直接把毫无准备的吴明扑翻在地,变成男下女上的姿势躺在地上。这一回,不仅仅是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连腹部也是一样。顿时,吴明就感到一阵异样的感觉,下身自然的就有了反应。 这回,欧阳雨也立马感应到了吴明的反应,心头一阵颤动,双脸立刻红了起来,身上也一阵灼热。近距离看着小姨子那因变红而更诱人的漂亮脸蛋,闻着她呼出来的一阵阵热气,还有那滚烫的身体,这下反应就更大了。 一时的变故,顿时让两人都没反应过来,就以这个十分不雅,又让人浮想翩翩的姿势保持着沉默。 “小雨,你...先起来” 这时,还是吴明最先反应过来,强压着心中的邪火,小声的对欧阳雨说到。欧阳雨闻言,也就听话的慢慢爬了起来。 起来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保持沉默。可是,欧阳雨又忍不住出声起来,而且这话让吴明心头更是火热。 “姐夫,你快帮我看看,我的脚,还有...还有屁股,又胀又痒,你快想想办法啊” 松针这玩意,对于那些经常被扎习惯的人来说,只要拔出来就没事了。可是,对于那些从来没接触过的人,一旦不扎后,就算拔出来,也会出现欧阳雨这种又胀,又痒的情况。 吴明一听这话,眼前又不禁的浮现出上次看到的那些情景来,这不,开始感觉口干舌燥起来。这脚还好说,可这屁股吗。 “姐夫,求你了,真的好难受” 这不,欧阳雨看到吴明竟然愣在那里不动,立马再次出声到,没办法,这痒可是最折磨人的。 吴明曾经也有过这种体验,那滋味还真是不好受,看到小姨子一脸痛苦的样子,只能无奈的点点头。然后走了过去,这脚好办,吴明运气真元,按摩几下就完事了。 可这屁股,可就让吴明心跳加速了。这不,随着一阵柔软和弹xing,再加上那个热力,吴明是痛苦也快乐着啊。 不过,毕竟是小问题,没过多久,也就好了。 这下,气氛就更加的沉静了,透着一股浓浓的暧昧气息,这个夜晚,可是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