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近乡情怯 - 山村奇人传

第六章 近乡情怯

暂且不提老李他们如何折腾。在老李他们下车后,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火车也终于到达终点站,桂林了。 吴明赶紧叫醒正在熟睡的女儿,自从老李他们下车之后,琪琪便开始睡觉。 下了火车,出了站口,吴明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汽车站。火车站离汽车站其实也没多远,因此,没过多久,便到了。 吴明在站内,很快便找到了他们需要坐的汽车。汽车是开往吴明他们县的县城的,中途要经过吴明他们乡。 很快,汽车便开动了。经过差不多2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吴明他们乡。 吴明带着女儿下了车来,顿时一股无比熟悉的浓浓乡土气息便充满心中。看着眼前的街道,周围的房子,一切一切,和12年前记忆中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吴明为此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感到无比的悲哀。高兴的是,一切都没有多大的改变,还是以前熟悉的样子。悲哀的同样是,12年竟然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相对外面那ri新月异的发展,真是难以想象。 不过,吴明也只是稍稍的感慨一番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和他毫无关系,他也不会去管。 吴明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因为,在他心中有的,只有那个小山村,那里,才是唯一值得他留恋的地方。 从乡里到吴明他们那个山村还有两段路,更准确的说是三段路。一段是土公路,勉强可以通车,一段是山路,只能步行,还有一段却是水路。 因此,吴明便叫上一辆摩托车,向着目的地出发。 下了摩托车之后,此时已经是下午3点了,吴明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山口,往里望去,就是那好像是无穷无尽的茫茫大山。 “爸爸,还要多久才能到呀” 琪琪刚一下车,就立马问到,她可是很着急回家的。 “快了,不用多久了。” 吴明用有点激动的声音回答到,其实吴明心中更是着急呢。所以,说着就就牵着女儿的手,向山里走去。 大概经过一个小时的样子,吴明他们终于达到一条河边,河水是从两座山峰的夹缝里流出来的。 吴明停了下来,把女儿也从肩膀上面放了下来。为了赶时间,在中途的时候,吴明便把琪琪放到了肩膀上。不然,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赶到这里呢,按正常速度,起码要2个小时。 吴明望着眼前的山,还有河,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了。沿着河流,穿过这片大山,就是吴明所在的村子了。 12年了,整整离开12年了,吴明又回到了这个他从小生活的地方。不知道,村子里的一切可还安好,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族长三爷爷,阿牛,小宝,他们还好吗?还有小黑,可惜,老头子已经不在了。 “老头子,我回来了,我活着回来了......” 想起老头子,吴明的心情彻底的不再平静了,泪水从他那充满无限怀念和愧疚神sè的双眼中,不由的就涌了出来。 吴明是个孤儿,因为生下来的时候,检查出有严重的心脏问题,于是,便被抛弃在了医院里。刚好被进城办事的老头子发现,便把他带了回来。 所以,从小吴明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想知道,甚至想都没有去想过,因为,一直以来他都过得很快乐。 后来,长大了,也懂事了,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去找他的亲生父母。人们常说血浓于水,血缘亲情大于天,那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要先有养育之恩。否则,那亲情就什么都不是了,没有情的亲,还是亲情吗。 所以,吴明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找他的亲生父母,因为他对他们并没有爱。当然,也没有恨。 也是吴明命不该绝,遇到了老头子,遇到了有着神奇医术的老头子。所以,在当时,被人们认为命不久矣的小吴明,很快便恢复了健康。 说起老头子的医术,那是没的说的,只要你人还没咽气,他就能把你从鬼门关给拉回来。因此,在这十里八乡,大家都对老头子充满无限的感激与崇敬。也因此,老头子被人们称呼为,老神仙。不过,吴明除外,吴明从小就叫他,老头子,或是老头,而老头子对这个称呼冒视乎还十分满意。 大多数人,只知道老神仙医术高明,却不知道他不仅仅是医术好,更是身怀高绝的武功。 因此,吴明从小便开始在老头子的教导下,学医,习武。可是,吴明对那些医术却是完全的不感冒,让老头常常骂他是朽木不可雕也。不过,老头也是十分随xing的人,看小吴明不想学医,也没有勉强他。用老头子的话说,强按牛头不喝水,反正东西都在那里,等想学,要学的时候,自然就会自己去学。 吴明虽然对学医不感兴趣,可是对学武却是很喜欢,而且他在这个方面有极好的天赋,再加上老头子特意为他准备的各种珍贵药材的辅助,其武功进步得可谓是一ri千里。 吴明每天就这样,除去练功,就是带着一帮小伙伴,到处乱逛,常常弄得村子里是鸡飞狗跳的。对此,虽然有时村民们会假意怒骂几句,但也就装装样子而已。 本来,ri子都是这样幸福快乐的过下去。可是,在吴明16岁那年,发生了一次意外,彻底的结束了这原本美好的时光。 老头子为了救治吴明,耗尽了他全部的真气。而没有真气的支撑,他那老的已经不能再老的身体,便开始瞬间崩溃。 “小子,老头子我这回是不行了。你小子也不必难过,我没什么遗憾的,都活了200多岁了,早就活够了,也赚够了。并且,在最后,老天爷还如此眷恋我,给我送来了你这么一个好孙子,真是赚了,赚大了。所以你也没什么好悲伤的.........” 想起老头子留下的遗书,想到自己连老头子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吴明便更加的悲伤起来。 “爸爸,爸爸,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痛痛,琪琪给你吹吹” 女儿的话,把沉浸在悲伤往事中吴明唤醒。吴明转过头,看着一脸纯真可爱,又满是关怀的女儿,正用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关切的望着自己。突然间,吴明心中的那些悲伤情绪便一扫而光。 是啊,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啊,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是要活着。而且,不管是老头子,还是雪儿,他们为了自己付出的一切,不就是希望自己好好的活着吗。自己这般消沉,这样悲伤,并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而且,自己还有个可爱的女儿,不是吗。 “没有,爸爸只是想家了” 想通了一切的吴明,满脸笑容的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说到。 “啊,爸爸,你笑了,你笑了也” 琪琪看到自己爸爸竟然笑了,先是不敢相信的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十分惊奇的大声说道。 吴明听后,也是一愣,然后满脸的愧疚之sè,难道自己以前就从来都没有笑过吗。 “好了,琪琪,走吧,我们回家去,马上就到了” 吴明看着还一脸惊奇的女儿,尴尬的立马转移话题。 “好噢,回家了,快走,爸爸” 小孩子也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一听吴明说马上就能到家,立马就高兴的催促吴明。 于是吴明也就牵着女儿,快步的向山口的河边渡口走去。 突然,一阵响亮狼嚎从前面山里传来,然后在山间回荡,久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