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老李病危 - 山村奇人传

第四十四章 老李病危

就在吴明他们为了庆祝山村通电,而尽情欢乐的时候。首都军区医院确实忙得手忙脚乱的,不仅如此,从医院院长到护士小兵,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严肃表情。 而医院的门口停满了无数的车子,这些车子看似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并没有什么好车,最好的莫过于那种越野路虎了。至于法拉利,兰博基尼之类的是一辆都没有。 可是,如果让那些老交jing来着一看,肯定能吓个半死。车子虽然不咋地,可是坐这车子的人,那可是那种顶天的类型。不信,看看那车牌就知道。不是军车车牌,就是zhèng fu车牌,而且都不是那种普通的,都是那些头头脑脑坐的那种。 医院门口的停车位,此时早就已经停得满满当当的了,可是,还是有车子接连不断的开来。没有车位,就直接停靠在了路边上。令人奇怪的是,那些交jing不但不上来开罚单,而且还主动的拿来隔离柱放在车子旁边。而且,这些交jing也是如同医院里的医生一样的神情,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这里的交jing也是越来越多。甚至那些肩上扛花的都出来了,帮助维护着交通。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那就是,有一个老人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重到连那些国内的顶级医学专家的束手无策的地步。而医院也发出了病危通知单。 看着一切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气氛,就能猜到里面的这位病危老人的身份很不简单。 李云龙(客串),从小就参加入党,从打过小ri本,打过老将,也打过老美,更是亲自指挥,打过越南佬。 军衔上将,前任军委副主席。 看到这里大家就应该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气氛了吧。 此刻,在特护病房里,病床上正躺着一个带着氧气罩,面sè苍白的消瘦老人。看他旁边的心电图,波动已经是十分微弱了。由此可见,老人的心跳也是十分微弱。 如果是让琪琪到这里一看,肯定能认出这个老人,就是她在火车上认识的好朋友,老李爷爷了。 没错,这个人就是老李。由于身体原因,两年前,他就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平时,也几乎很少到外面走动。没办法,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的身体里,暗疾实在是太多了,只要稍微走动,就会全身如刀子割一般的痛。 而琪琪他们上次之所以能在火车上越到他,完全是机缘赴会的原因。 老李那段时间是去了藏区,他是去纪念他的战友去了。曾经,他带领着他的部队,挺进xi zàng,已达到解放xi zàng的战略目的。那一战中,很多老战友,老部下,就永远的留在那里了。每年这时,他都会去吊念他们,今年也不例外。 可是老李的身子骨是越来越差,特别是今年开始,他的全身时不时的就发痛。本来家里所有的人都是不同意他去的,但没办法,老爷子就是那个脾气,谁也阻止不了。 其实去就去了吧,从部队里弄架直升机,那样既快捷,又稳当,多好。可是,老李却坚决不同意。说这是他的私事,怎么能动用公物呢。于是,他就忍着浑身的剧痛,来往都是坐火车。 也刚好那时,吴明他们正做火车回家,所以才会遇到。这么多巧合遇到一起,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呢。 如果让吴明看到老李的这幅模样,一定会大吃一惊。要知道,他给老李的那个果子,可不是一般的果子啊。虽然不至于能把老李的老毛病治好,但是,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保证老李的身体一年半载不出危险还是没问题的,并且也能极好的缓解老李身上的疼痛。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的,自从那天老李吃了那个奇怪的小红果子,然后快速的步行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就感觉到身体变得无比的轻松起来。回到京城,不要说出来走动走动,他还特意去爬了几次长城,爬完后并没有觉得身体出现任何的疼痛。 他顿时对车上那个不喜欢说话的小伙子充满无限感激,同时更加认定,那个小伙子不是一般人。其实,不仅老李这样认为,连他的孙女,也就是火车上他身边那个女孩,同样认识到那个木头人不是一般人。 不仅如此,她还对那个神奇的果子起了兴趣,可是,任由她如何去查,始终没有查到有关那个果子的任何材料。 老李感觉身体也好了,怀着感激的心情,那是更加想念那个让他十分快乐的琪琪。这不,正当他准备去找他的小朋友琪琪的时候。这不,又给事情耽误了。 虽然他早已尽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可是这并不表示,他对这部队上的事情毫不关心。其实,对于像他们这种,为国家奋斗了一辈子的老一辈来说。国家就是他们的一切,只要国家需要,不管何时何地,不论情况如何,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由于这件事情比较特殊,所以国家只能又请老李出面来解决问题。这一解决就是整整的花了他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的辛苦工作,不要说是他这种病都没好透的老人了,就是强壮的年轻人,也得累倒下。 这不,刚一回到家中,由于心情一放松,老李就再也支撑不住了。 此刻,在医院里的会议室里,正展开着大讨论。参与的人员都是全国各地十分有名望的医学专家。可是,这种讨论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了。可以说,从老李刚进医院那一刻,这种讨论辩证就开始了。可是,至今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一个治疗方案。 讨论不出来,怎么办,那就继续讨论呗,只要人还没断气,这种讨论就得继续下去。没办法呀,没有一个人敢随随便便提出任何治疗方案。 为何?如果治好了还好说,那样肯定是声名远播,身价倍翻。可是万一治不好,或者直接把病人治断气了,那麻烦就大了。如果病人只是个普通人那还好说,死了就死了呗,没什么大不了。治死了,最多就是再麻烦点,动个手,开个死亡证明,就完事了。 可是,这个老人那是太不简单了。病人在自己治疗期间,万一死了,那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轻者从此名誉扫地,万一病人家属认定是因为自己的治疗方法不当,才使得病人死亡的,那就跟糟糕了。 所以说,还是在这里开会的妥当,远离那个是非之地。而且这样病人家属也无话可说。你看嘛,我们又不是不去治疗,而是要讨论出最好的治疗方案才治疗,这也是对病人和病人家属负责,不是吗。 所以说,这个辩证大会,可以这样说吧,等老李什么时候咽气了,那也就是辩证完毕的时候了。 “你们讨论出什么结果了没有” 就在专家们,教授们正在争论地面红耳赤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人十分粗鲁的推开。 这顿时让这些砖家叫兽心中一阵老火,心想是谁这么没教养,竟敢打断他们的辩论,要知道,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可是,当他们正准备出口教训这个没素质的家伙的时候,突然看到来人军装上那颗闪亮的金星时,立马就闭嘴了。然后,满脸的愤怒,顿时就变成了笑脸。 虽然他们是医生,可是这脑门可是门清的。不仅对那些明显的身份标志清楚得很,而且对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是了如指掌。而治疗病人时,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对病人做什么检查。而是要先了解病人的背景关系。 “啊,李军长,你好,你好。恩,我们经过讨论研究,已经基本得出治疗李主席的方案了。可是,还是有一些细节的东西,要好好的再研究研究。这也是为了更好的为李主席治疗不是,毕竟,细节决定成败嘛。所以,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的确定治疗方案的。” 这不,立马又一个人出来,先是满脸笑容的打招呼,然后,又变得一脸严肃的解释到。 这时,那个李军长是恨不得狠狠的抽眼前的人一巴掌。可是,对方给出的理由,又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反驳。而且,这些人还真的就愿意让他抽,那样的话,他们就能以病人家属态度太恶劣为理由,脱离这个是非之地。 这个李军长只能黑着脸,摔门而出了。到现在,他也知道,是指望不上这些砖家叫兽的了。 不过,他现在并没有绝望,因为,他爸爸的那个老朋友已经向这里赶来了。 同时,他也相信,只要他老人家一到,肯定就能治疗自己父亲的病。而反之,如果他老人家都没办法治疗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基本上就没人能治疗自己的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