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阴后驾临 - 山村奇人传

第三百三十四章 阴后驾临

拾阶而上,四周的工匠已经离开,整个大会中心,便在张俊所踏的石台之上,那是第一至尊之位。 随着张俊踏向那至高之座,四周台阶之上地面,从地面缓缓凸起一块厚达一尺的一人高大的石板,出现在张俊的面前两侧,双掌齐出,当即在面前出现的石板之上印下无数的掌印,或是虚无漂渺无相无形的掌法,亦或是绵中带刚,刚中蕴柔的太极绵掌,更或是冻结万物,寒气逼人的寒冰掌法,无所不包,在面前的巨大石板之上,印下无数的掌印,带起无数的碎石冰粉。 再次踏上三步,那石阶之上再次升腾而起两块巨大的石板,与之前无二,但不同的是,此刻张俊施展的并非是掌法,而是拳法,霎那间拳风窜动,化为流星幻影,直接生生印在那石板之上,并未用出多大的力量,但拳头之下,却是带着不同的狂猛意念,或如那尸山血海,百里杀场的血腥之气,或是霸道唯我,天地独尊的王道霸气,或是包容如大地,巍峨如山岳的强大气势,数种气势凝集于拳法之上,生生刻印在石板之上,留下一个个深达一寸的拳印,或是刚猛爆裂出无数的裂纹,或是绵柔仿若一拳打在石蜡上印出的拳印。 随着张俊步步踏出,内腑之中脾脏一种浑黄的大地土气,缓缓与地气交缠,缓缓引动整个地气变化,将整个地下的气脉完全调动,塑造出一块块蕴含奇异力量,即使承受了张俊拳力,依然不会损坏,正是因为其中蕴含着最为本源的土元气。只不过,张俊本身可不愿意如此的挥霍自身的土系生命元气,这可是本源的力量,若是挥霍太多,可不能如同那真气一般,随时补充,那可只能从自身生命之中缓缓孕育啊! 当然,这威力也是强大到无比可怖的地步,只是一丝,便足以让普通的石块化为金刚钻石般坚固,当张俊踏向了金字塔石台的顶端俯视地面之时,随着自己踏过的地方,升起了一排的石块,巨大的石块之上,接着拳掌之后,接着更是有着腿印、指印、甚至是刀剑枪,三种兵器的刻痕印记,在石板之上栩栩如生,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在那石板之上的刀枪剑拳推掌指,七种痕迹之上,更是透露出不同的精神意志而出,或是张俊自己感悟而出,或是曾经遇见的武道高手所蕴含的武道意念剑意刀意。可以说,这些刻印便是张俊如今全身武学的总汇,若是真有武道高手,宗师境界的武道者观看如此的刻印,感悟其中的意念,甚至能感悟到张俊所修炼过的武学,即使无法感悟到完整的武学,但也足够吸取这武学精华,改善自身武学,提升武道意识。 张俊踏向高台之上,从怀中取出和氏璧,带着翠绿的灵光,一阵阵冷热不均的波动散发而出,但在白天也许是因为潮汐磁场等等的关系,并未如若夜晚波动那么激烈,反而缓缓的释放出一股股的寒热交替的潮流,即使是达到天人合一境界,完全破入易筋经黑级浮屠高阶一间战纹的张俊而言,也是有着或多或少的影响。 这些力量虽然让张俊本身丹因窍穴经络之中的真元激荡聚散,但同时好处也是明显的,真元之中原本纯净之下隐藏的杂志,也为之而提纯而出,这对突破瓶颈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这显然是为何静斋如此多年来得到了和氏璧却不将之交出,正是因为这和氏璧对锻炼心境提纯真元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啊! 张俊缓缓感受着其中的力量,在自己将梦魇印记刻印而入之后,其中凝聚的乃是历代人们对皇者与王者的气运之力,对人皇的信仰之力,甚至在张俊将大半的神格完全收取之后,仅留的一缕神性,依然能将那些不断因为和氏璧消息流露而出,使得天下人心中狂涌而出的意念全都吸纳而入,化为信仰之力,构建出合乎信仰之力特性的人皇神格。 而在此刻,张俊摸着手中的和氏璧,温热和冰寒的气息直入心肺内腑,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就已经被这强大的寒气与火热之力灼伤冻结内腑,但是如今在张俊手中这些气息虽然流转变换,可却丝毫伤之不得,反而从中得利。“上好的材料,虽然我不在乎信仰成神的神格,但是却并不妨碍我成就一件信仰神器!”喃喃自语之中,张俊将之放在自己面前的石台之上。 目光转开,一阵无形无质的意念突然缠上了自己的身体,张俊眼神之中散发出一阵的奇异,随即看向了那一道远处座位最高之处的人影,黑色的纱衣,婀娜的身姿,仅仅是这么站着,就尽显那绝世的风姿无疑。 “阴后既然来此,岂不让在下好好见一见阴后称霸魔门的绝代风姿??请过来一叙!”张俊见到这人,却是第一眼便认出对方的身份,无他,实在是在整个大唐世界之中,能给人一种高傲如梅,冷酷如冰,邪异如妖的女王气质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阴葵派之主,阴后祝玉妍。 “你就是图谋我圣门绝学,更是捉拿了殆殆,杀我圣门高手魔隐边不负的张俊??”虽然人影远在数十丈外,仍然能让声音传到张俊耳边,仿若就在张俊耳边说道。 张俊却是双目看向了那绝代的魔女,号称大唐世界之中魔门第一高手,就算是石之轩也不想与之正面为敌,而是需要在之前就设计将其身子破去,让其无法练成天魔最高一层,之后更是以各种手段打击对方,在将不死印法完善到完美之前,也不愿招惹的高手,这也是当世恐怕是除了婚娟之外,唯一一个将天魔参透,达到最强的人。 “既然明知,又何必故问,若是不知,又何必来此??阴后有何贵干,不如就此明说罢了!!”张俊声音无有波澜,但其中却蕴含着一丝的意念,那是一种带着明显的好奇有趣的意念,明显而不假掩饰。 “哼!”淡淡的脆哼带着一丝千娇百媚的婉转呻吟,让人只是一听便欲火焚身,幻象纷呈,实在是无上的魅惑之术。 身形翩然若仙,一身黑色的薄纱之下,被风带动透出一身玲珑有致的娇躯,当凑近之后,才能发现祝玉妍薄纱遮面之下,却是如若白玉一般的肌肤当真是仙肤玉骨,岁月丝毫没有在她的皮肤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张俊乍看之下,祝玉妍带给张俊的感觉,根本不是那一门之主五六十岁的女子反而看起来如同婠婠的姐姐,只不过若是细看之下才能感觉到她与始殆的不同殆始的美丽是一种妖媚精灵,虽然诱人之极但却略显生涩。可是此人虽然与婠婠的气质相同,不过却更显成熟韵味,常年久居高位更是添加了对方那冷傲威严的女王之气,让人第一眼看上就不自觉的感到她的气场强势之处,更让人自生一种征服对方的强烈。 “早闻魔门阴葵派门主祝玉妍惊才艳艳不但美若天仙,更是武艺超群,位列宗师高手,今日一见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张俊略带欣赏的看着靠近而至的祝玉妍心中却丝毫没有因为其绝世魅惑而感到任何的心动与,毕竟虽然祝玉妍看起来可是绝品女王系御姐但是想一想她的年纪,恩……像是某些种马文那般没下限到和自己奶奶一辈的人谈恋爱,张俊自觉胆量还是不够。 “呵呵!张公子真会说话,只不进,听闻我家始殆所言,张公子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在独霸山庄之外,不但夜掳婠婠,更是差点得了婠婠的清白之躯,公子你又置我圣门的脸面与何地??”祝玉妍前一句还带着三分和气,但后来的话已经是声色俱厉,质问道。 祝玉妍说着,踏上那金字塔台阶,当看到了张俊留下的石板之上的拳掌腿印记,双目之中瞳孔猛然一缩,心中带上一丝震动,脸色虽是未变,可心中却已径是翻天蹈海,在那石板上的拳掌腿指刀枪剑的痕迹,全都带有强烈的武道意念,剑意刀气,与蕴藏在其中的武学理念,可以说是对先天高手而言,算得上是绝世武学秘籍一类的存在,若是天赋不错,具有悟性之人,搞不好还能领悟出一套武学。祝玉妍的悟性当然不会低,武学境界也绝不是三流水平,得益于天魔之中修炼精神的法门,使得祝玉妍对其中的武道意念感知更为深刻,在这一瞬间,分明有数个分别施展各个拳腿掌指刀枪剑绝学的张俊在与之对战,刹那之间,从哪些武学刻印之中每一种刻印又分化为不同特性的武学,或是狂暴毕露,或是君临天下,亦或是杀性如狂,在一念之间,无数的武学智慧碰撞出无数的火花,让祝玉妍对之瞬间将警觉提高到最高。 “好大的手笔,公子难道就不害怕自己的武学被仇家看透??“祝玉妍长吸一口气,接着问道。 而张俊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不担心祝玉妍所说的话,反而略带兴趣的看向祝玉妍,打量一会儿说道:“阴后什么时候学会那佛道正派的虚伪面孔了,阴葵派本身就是以色相双修为主的武学门派,虽然天魔讲究的是无情无欲的至高天道之境,但终究还是有着魅惑人心,走的是无欲而刚的大道。而阴后你本人甚至连自己女儿的贞洁都能出卖,没想到今日却是以此为借口,真是让我好生失望!至于本人武学.“呵呵,我一向坚信没有最强的武学,只有最强的人,当今天下三大宗师珂人学过四大天书,但他们仅仅凭借自己的感悟,已然超越了当世群雄,我就是将武学公布出来又如何,若是不能从之中找到自己的道,便是学了,我又有何惧之。” 张俊淡淡的笑意之间,蕴含的却是超越了一切的自信,这种豪情倒是连阴后祝玉妍也为之愕然,因为在当今世间,能做到像是张俊这等大手笔之人还是绝无仅有的,从那武学刻印之上,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每一种武学都是极为高深莫测,尤其其中凡门武学更是有着极强的武道意念,光是其中散发的意念,就能让人感觉到仿佛真正的一位大宗师站在你的面前,对你施展武学招式。 “好气魄,娟贮当真是不如公子,但公子得到我阴葵派的天魔倒是不争的事实,我如今便妄自领教阁下的高招,看看阁下当真是否有这个资格拥有杨公宝库!”阴后本身来此的目的绝非是找张俊队的,再本计划,之中,若是张俊真的武功不如她,只不过是江湖之上众人以讹传讹的夸大的话,那就直接将之擒下逼问杨公宝库之所在,最后再卸磨杀驴一刀了结一了百了,而若是真的是宗师级高手之辈,那就有拉拢的价值,甚至若是能将之拉入圣门的话,便是传授给他天魔也不是不行。 但当祝玉妍看到那张俊所刻印的武学意念与张俊那豪气干云的胸襟之后,顿时明了,自己的打算不过是痴人说梦,如今祝玉妍提出比武,正是想要试探一二,看看到底张俊能做到什么地步,是否真的能与三大宗师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