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金少的行动 - 山村奇人传

第两百二十四章 金少的行动

就在解决了公司的这件突发紧急事件后,当天晚上,吴明就接到了黄毛的电话,说是刘玉华已经被抓到了。并且已经由法国jing方更中方联系,犯人已经在押送回来的途中。 “雨欣姐,这下太好了。哈哈,这刚解决公司的事情,这接着又传来了好消息,真可谓是双喜临门啊” 听到吴明讲述了这个消息后,林晓彤也忘记了劳累,雀跃的跳了起来,兴奋的对着张雨欣实在的,她对于张雨欣那真是如亲姐妹般,没得说。 “恩,真是谢天谢地” 张雨欣听到这个消息后,其实也是十分ji动的。然后,满怀感ji的,深深地望了吴明一眼,幽幽地说道。 可吴明就想不明白了,你谢天谢地看着我干嘛来着。于是,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再说,这事情,也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可是,就在这个同时,吴明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了。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老李打来的,吴明也不做多想,直接就接通了电话。 “明小子,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电话一通,立马就传来了老李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可是明显的能听出,这老李的心情不太爽。 “恩,什么事情,老李你说吧” 吴明也不是那种磨磨唧唧的xing格,因此也没有太多的废话,也是直接就说事。 原来,这那天晚宴上,等吴明他们离开没多久,那金少就醒来了。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又惊恐,又愤怒。惊恐的当然是金金的威猛了,差点没把他给摔死。而作为京城tài子dǎng中的一员的金少,何曾吃过这样的大亏啊,不仅脸面全无,甚至于小命都没了,这怎么能让他不愤怒呢。 有仇必报,这是他为人的准则之一。通过那个报jing的三流明星口中金少得知真相后。立刻做出了决定那就是先返回京城再说毕竟,通过那些jing察对对方的态度,可以肯定,对方肯定是属于那种地头蛇之类的人物。在人家的地盘,那可是相当的危险的。 “啊一混蛋,你说什么,当地jing方竟然还是要护着对方,王八蛋,真是无法无天了竟然.” 回到京城后,金少立马就开始行动起来了。通过各种关系,开始向当地zhèng fu施压,让他们立即捉拿凶手。 看着眼前满脸凶狠,破口大骂的金少。王明贵只能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候着,以免这对方的怒火烧到自己的身上了。 其实,这王明贵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帮助金少报jing的小明星。虽然他终于是如愿以偿的攀上了金少这棵大树可是也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了。 “金少,没错的,对方不仅不管这事,还在听到这事后,直接就把我们赶出来了。这些人,真是太可恨了,这分明就是徇si枉法,不把您放在眼里嘛” 等这金少的火气稍微平静了些,王明贵这才又开始愤愤不已的添油加醋的,把这具体的情形说了起来。 “嘭” “我还不信了,他们还想反了天不成。哼,我这次一定让他们知道,马王爷是长了三只眼的” 随着一个名贵的花瓶摔在地上,此时的金少更是怒不可谒了。说完后,就开始满脸恨意的匆匆的向着门外走去。 “哎,真是败家子一个啊。这么贵重的古董,就这样糟蹋了。你不要,给我多好啊” 看着已经变成碎片的花瓶,王明贵满是心疼的想到。不过,很快的,他就立马跑着跟了出去了。呵呵,只要跟着金少,这金钱还能少得了吗。不过,等他走到门口,却只吃了一股汽车尾气,人家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直接开车从他身边经过,然后扬长而去了。 “呸,什么东西啊,哼,你真当你是谁啊,爷还懒得伺候你呢” 被汽车尾气呛了个够的王明贵,这心中也是气愤不已。不过,刚开口骂了一句,立马又吓得赶紧捂着嘴,然后做贼似的,四处瞄了几下,发现没人后,才放心下来,灰溜溜的走了。 “妈,nǎinǎi,你们一定要帮我出气啊。我被人家打了,呜呜一差点连小命都没有了一” 这金少一回到家,竟然立马就开始如小孩子一般,开始十分委屈的,大声哭诉起来了。那声音,那语气,听起来,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甚至于,竟然真的连泪水都出来了。 这也幸好王明贵没有跟来啊,要不然,看到这金少的这演技,他还不得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这才叫专业啊。 “啊,宝宝,你怎么了,是谁打你了,啊,快跟妈妈说。妈妈帮你去讨回公道去¨ “是啊,宝宝,是哪家的混蛋小子啊,告诉nǎinǎi,哼,还真以为我们金家好欺负啊” 果然,这金少的话刚落,立马就从房里面冲出来两个人。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fu人,还有一个老婆婆。不用说,这就是金少的母亲和nǎinǎi了。还真别说,再这件事情上,这婆媳两还是出奇的统一的。 没错,这就是金少的策略。虽然,他也能借助一些家里的关系,来办一些事情,可是,毕竟只是能动用一些小鱼小虾而已。真正有权利的人物,他可没办法动用。 他把这次的无功而返,归结为自己这边给出的力量还不够。因此,他立马就想到了,直接让他爷爷出面,到时候,呵呵¨不过,他可不敢直接去找他爷爷说这个事情。要不然,到时候就算是他爷爷真的出面了,也没有他好果子吃。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傻事,他才不会干呢。 他有着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吹枕边风,利用他母亲和他nǎinǎi对他的溺爱。其实,这也是所有tài子dǎng,最常用,也最有效的办法。用他们的话来说,要想混得好,在外面要会装逼,回到家里,那就得装乖。 “啊,还有没有王法啊,一个破地方公安,竟然如此的大胆.¨¨” 无疑,这金少这次依旧是成功的。在他的一番添油加醋的叙说下,这老妈子和老太太,立马就变得愤怒起来了。这事情,那基本上就算是成了的。 “怎么回事,这大吵大闹的,像什么话啊” 随着一阵十分威严的声音响起来,一个面sè严肃的老人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这可把金少吓了一跳,心想,失算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老爷子竟然也在家。于是,条件反shè的,赶紧低下头去。 没错,这出来的老人,就是金少的爷爷。老爷子由于感到身体有点不适,今天就请假在家休息,没有去上班。正在书房看书的他.其实早就发现金少回来了,只是故意不吭声而已。不过,后来听到老伴和儿媳也跟着闹起来了,这才出来的。 “老金啊,这次你可一定得给宝宝做主啊。那些人实在是太坏了,这宝宝竟然差点被对方打死。要知道,这金家可就这么一根独苗啊,要是宝宝有个三长两短,我我老太婆也不活了一” 小宝和他妈妈畏惧老爷子的威严,不敢出声,可这老太太可不管,立马就哭天喊地起来了。 “哼,你少来这一套,肯定又是这小兔崽子在外面惹事了。被人打死,被人打死了才好呢,那样老子我还活得安逸一些” 显然,对于这样的事情,这金家老爷子是见多了,因此,毫不在意的说到。以他对这个孙子的了解,那是十有仈jiu在外面惹事了。并且还斗不过人家,回来家里装可怜来着。 说起来,他对这金家的唯一的独苗,又何尝不是含在嘴里怕化呢。不过,老爷子毕竟知道,这样过分的溺爱,只会是害了孩子而已。再说了,这京城里,那家有简单来着,都不好惹啊。 对于平时孙子的所作所为,他也知道。并且也为这些事情,擦过很多次屁股来着。由于老太太对这个孙子过于溺爱,他也就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这老太太家里,那也是不简单的啊。万一为了这些小事,让老太太跑回娘家求助,他的老脸往哪搁啊。 “死老头子,你只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这次宝宝说的应该仈jiu不离十,不是假话。他这次并不是和京城哪家的孩子生时。而是在一个小城市被别人欺负了,我告诉你,这次如果你不管,我就回去找我大哥去” 其实,这孙子以前的事情,老太太也不是不知道。只是由于太爱这个宝贝孙子了,因此,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可是,这一次,她能感觉到,这孙子的话虽然有所隐瞒,但是确实可信的。最关键的是,只要不是涉及到这京城的大户人家,没有什么麻烦。 “好了,我又没说不管。小兔崽子,你把事情的经过,给老子详详细细的说出来。要是敢有半点隐瞒,被我查到了,你是知道后果的。” 听到老太婆又把她大哥给搬出来了,老爷子也是头痛。不过,让他改变态度的确不是这个原因,而是因为他听到,竟然不涉及到这京城里的大户,如此一来,这事情就好办了。 不过,他却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如果涉及到地方的封疆大吏,那也是不好惹的啊。人家可不一定会买自己的账。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官场的最基本准则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