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有个姐夫 - 山村奇人传

第二十章 有个姐夫

三天之后,一趟从黑龙江飞往桂林的航班上。头等舱内,在靠窗户边的一个座位,静静的坐着一个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的女孩。女孩身材匀称,皮肤洁白。只是那副墨镜实在是太大了,几乎遮住了女孩的半张脸,让人看得不是十分清楚具体长相。可是就算如此,也不难看出,她绝对是一个美女无疑。 此刻,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 没错,她就是欧阳雨。那天晚上,想到去处的她,先是十分高兴的跑回了公司她住的地方,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立刻逃离这个让她充满噩梦的地方。 随即,稍微平静下来的她立马就又否决了立即就走的念头,倒不是她有什么不舍,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她挂念的。她之所以不是立马就走,那是因为,她想到了一些事情。 虽然,欧阳世家在八大世家中,排名是最末的,但是这可不代表它弱小。别的东西暂且不说,如果只是要找到一个人,那么还是一件比较简单的事情的。 欧阳雨知道,如果自己就这么什么准备都不做,就直接的逃离。那么的话,要不了多久,他们很快就能找到自己,到时,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就白费了。更严重的是,被抓住后,以后再想逃脱,那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她第二天,还是装作和平常一样的去上班,其实,她是在等一样东西,那就是身份证,一张假身份证。其实,也不能说是假的,这张身份证的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只是上面的姓名和资料不是真的罢了。办理这种身份证,对很多人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但对于欧阳家的人来说,这并不是难事。 她不能用她原来的身份证,那样的话,只要别人一查,就能知道她所去的地方了。 身份证还要半天才能拿到,因此,欧阳雨还是只能继续上班,以免露出任何蛛丝马迹,从而功亏一篑。 当天下午,欧阳雨拿到了身份证后,就立马开始她的逃离计划。首先她开始化装,这样就能让别人难以从监控录像中认出自己来。而且,接下来,她并没有直接去桂林,而是换了好几趟航班,几乎绕了大半个中国,最后,她才登上了这辆从黑龙江开往桂林的飞机。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一切都是按照她所预想的那样,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而现在,她终于登上了去目的地的飞机,在这一刻,她原本那紧张的心情,开始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让她又开始慢慢的想起了很多的东西,她最先想起的就是她那已故的姐姐,欧阳雪。 其实,说真的,一直以来,姐姐给她最大的印象,那就是,可怜,后来她又认为,姐姐有点傻。 说到可怜,的确,在生下欧阳雨之后,她们的母亲就去世了。而因为欧阳雪是女孩子,他的父亲几乎就从来对她不闻不问。毕竟,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的,没有男孩子有用。 其实,这并不是欧阳雨认为姐姐可怜的原因,毕竟如果要这样说来,那么她比她姐姐更加的可怜。 其真正原因是,从小欧阳雪就体弱多病,并且到后来被检查出是那种不可根治的先天之症,根本活不了很长。而且,也由于她的病症,使得她根本无法修习家族里的武学。 在这些家族中,其根本,就是武学,甚至连家族排名都是以武学实力来排的,可见武学在这些家族中的重要xing。而且,在家族中,判断一个人的优与劣,很大程度上是看他的武学天赋和修为。 对于欧阳雪这么一个武学废人,而又身患不治之症的世家子弟来说,其境遇可想而知。对于那些,对家族毫无作用的人,家族是从来不会念什么亲情的。 因此,在欧阳雪刚一成年的时候,就被家族流放了。所谓流放,其实就是驱逐,就是给你一笔小钱,让你离开家族,然后自生自灭,反正你以后,再也不要回家族了,也不要说是家族的人,就对了。 欧阳雪被流放后,欧阳雨听说她是去了京城,因为以前,她一直在那里读书,并且那里离家族也比较远。 在欧阳雪被流放后的第三个年头,一次偶然的机会,欧阳雨来到了京城。来到了京城的她,突然间就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于是就想去看一下她,毕竟,那是她的亲姐姐啊。 她通过多方查找,终于找到了她的姐姐。 但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她不仅找到了姐姐,还多了个姐夫,甚至还有一个未出世的侄子或侄女。 也就那时起,她不仅仅认为她姐姐很可怜,同时也很傻。 你说,你嫁人就嫁人嘛,那你也选择一个有钱有势的,或者帅气高大的来嫁嘛。那样最少,能让自己衣食无忧,或者赏心悦目。 现在可好,选择这么一个穷困潦倒,相貌平平的山野村夫来嫁,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嘛。 而且,姐姐竟然还为她的那个便宜姐夫怀了孩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体情况,难道,为了所谓的爱情,她连命都不要了吗。 的确,当时欧阳雨对那个姐夫的全部印象,就是山野村夫,不对,还要加上一个,那就是木头人。 那个所谓的姐夫,不仅相貌一般,是那种去大街上一抓就一大把的那种。不仅如此,还是个闷葫芦,傻呆瓜,面对自己这么一个漂亮无比的小姨子的到来,竟然毫无热情,甚至话都不说,不冷不热的样子。 至于为什么说他是山野村夫,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欧阳雨的到来,让欧阳雪十分的高兴,于是,十分激动的她,也不管欧阳雨想不想听,便把自己的一切,倒竹筒一般都向欧阳雨说来。而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和吴明有关的事情。 说到最后,竟然连吴明的家乡都说了出来。其实,对于吴明的家乡,就连欧阳雪也了解得不是很多,除了知道是在桂林某地的,一个叫桃源村的山村之外,别的大多是桃源村的各种奇异景sè,这些都是吴明告诉她的。 欧阳雨对姐姐和她说的这些,那是一点也不感兴趣,这些无聊的琐事,让她听得十分的不耐烦。不过,怎么的不喜欢,她还是只能听下去,因为欧阳雪不仅仅是她姐姐,同时,她也能感受到姐姐对她那真挚的浓浓情意。对于一直处在那种勾心斗角的家族里的她来说,姐姐的这种真情,的确是让她感觉十分的温馨和感动。 而且,虽然她对这些琐事毫不在意,但对于姐姐说描述的那些奇异美景却还是挺感兴趣的。因此,她除了记得,那个木头姐夫叫吴明以外,就记住了桃源村这个名字。 欧阳雨也就只在她姐姐那住了一天,就因为有事离开了。 看着,已经是大腹便便,送她出门的姐姐,欧阳雨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有点不舍,有悲伤,更有满脑子的疑问。 她的疑问与不解,来自头天晚上姐姐和她说的一句话。 我要用我所剩不多的生命,给他留下一个牵挂,只要他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可以付出所有。 正的,那一刻,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爱情,真的可以那样吗?付出一切,无怨无悔。 后来,等欧阳雨在次去找她姐姐的时候,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于是,心中十分焦急的她,发动了她所有能动用的能量去查找。最终,只查到她姐姐已经离世的消息。 黯然伤心的她于是就离开了,并且再也没有去过那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随着慢慢的长大,竞争越来越激烈,她也没有时间再去想起这件事,于是就慢慢的淡忘了。 “哎,现在想来,真是羡慕姐姐啊。远离这个毫无半分人情味的家,还有一个能让她付出所有,去爱着的人,她才是最幸福的人” 想起了姐姐的种种,再想一想自己所经历这一切,欧阳雨突然发现。原来姐姐并不可怜,也一点都不傻。可怜和傻的人却是自己。欧阳雨轻轻地回过头来,然后好像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似的,靠在座椅上,嘴里苦涩的小声的说到。 那个木头姐夫,不知道会不会认我这个小姨子? 姐姐都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他再结婚没有? 如果,他又有了新的家庭,那么,我这样去,算个什么呀? 当年,他也随着姐姐的遗体,还有那个刚出世的外孙女一起消失了,会不会出事了? 就算没事,他是否已经回到了那个桃源村呢? 如果,他并没有回来,那......那我该怎么办? 欧阳雨突然间,又在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心中变得十分的担心与着急。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这样去那个桃源村找人,实在是太冒失了,也有着太多太多的问题。 “不,我绝不回头,绝对不能,回头就是死路一条。如果,此次桃源之行没有结果,我宁愿死在那深山之中,听姐姐说那里很美丽,死在那里,应该很不错” 欧阳雨先是狠了狠心,然后一脸苦涩于自嘲的说到。 她心中明白,如果现在回去,那她以后的ri子将不敢想象。虽然,此行,有太多太多的担心。但是,没办法,她只能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那个便宜姐夫身上,只能殊死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