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国际酒水节 - 山村奇人传

第一百八十九章 国际酒水节

张浩然是一个主持人,他所主持的节目,是那种收藏栏目。这节目,现在可是火热得很。这些年,有两个小钱的人,想要投资。做生意,算了吧,这竞争实在是太激烈,市场也不稳定,时不时的就来上一下金融危机什么的,太揪心了。 于是,为了保险起见,很多人啊,就都选择买房子了。这玩意,在我们国家,那就真的相当于是另外一种版本的黄金,绝绝对对的保值增值。就算偶尔,遇到什么国家调控政策,那也就是起点小波浪而已,等着这风一停,这该咋的还是咋的。 然而,相对于房产投资,现在又掀起了另一种投资热cháo,那就是收藏。这玩意,既有着房产似的保值作用,其增值效果,那更是比房产投资好多了。再说了,这收藏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一种十分风雅的作为。以往啊,那可都是那些真正的大佬,或者盛名之雅士的专利。现在,也有机会玩一把文雅,真可谓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这收藏行业,的确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行业,而且绝对的刺激。这里面,就如那一首歌,绝对是雾里看花,朦朦胧胧的,真假难辨。很可能,你在古玩市场掏宝的时候,一不小心福运降临,给你淘到一件珍品,那就真是发达了。绝对是那种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当然,这这有真也就有假,大多数时候,人们往往遇到的,都是一些赝品,仿制品之类的假货。如此一来,损失钱财是一方面,也是倍感丢面子的事情啊。 如此一来,张浩然主持的这个收藏节目,可就火了。里面那惊人刺激的现场鉴定,让人是惊叫连连。更重要的是,还有这方面的权威,为大家讲解各种收藏知识经验,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那绝对是如获至宝啊。 这张浩然也是那行心思活络,才思敏捷之人。看到这收藏行业如此鼎盛,立马就在节目中,增加了许许多多的收藏话题。所包含的收藏物种,那是越来越多。其中,就有一种,那就是酒类的收藏。 这酒类的收藏,那是由来已久了。说起来,这玩意也真怪。一般人,那都是喝普通的酒,有钱人,特别是有权的人,则是喝那些高档酒。至于那些顶级的美酒,那就基本上没人喝了,都拿来看,也就是作为收藏品。 这倒不是因为这些美酒的价钱有多贵,这年头,穷人虽然一大把,可这有钱的人,那也是钱多的没地方放,好酒虽贵,可那又算得了什么呢。人们不喝,那是因为这好酒实在是太稀缺了,喝一瓶就少一瓶。算来算去,还不如留着看呢,这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不是吗。 “啊........郁闷呢” 张浩然此刻,真的很想大声的嚎上一嗓子,以发泄他心中的烦闷之情。拖着疲惫的身体,他慢悠悠的走在京城的大街上,那满脸的失望神sè,让平时风流倜傥的他显得十分的憔悴。 “哎,桃源美酒啊,铁汉,柔情,还有那轮回.........” 此刻的张浩然,就像是疯子一般,一边走着,一边神神叨叨的。这让路人,时不时的回头过来看他一眼,然后就离他远远的了。对此,张浩然是不管不顾。 没错,这大名鼎鼎的主持人,他现在的这幅神情。既不是因为家庭婚姻问题,也不是因为工作原因,这些,都好着呢。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番情景,那是为了酒,为了那让他念念不忘的美酒。 这个事情,要得从半个月前的国际酒水节说起。国际酒水节,顾名思义,这肯定是一场有关于酒水的盛宴,再加上这国际这词语,说明这场盛宴的壮观程度。 这国际酒水节,是由国际上那些大品牌的酒水生产商,联合组织起来开办的。其本质,说白了,就是一场美酒大比拼。其目的,有两个,一是做广告,一场盛大的广告。其二,则是作为一个交易平台,方便这买卖双方就行交易或合作而已。 这酒水节主要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展览交易会,这是针对那些一般的酒水,让生产厂家和销售商洽谈交易合作的地方。而另一部分,则是作为整个大会,最引人注目的环节了,那就是美酒评比,能进入这个环节的,那都是些珍藏品类的稀世美酒。 为了公平公正,这比赛的评委,都是来自民间的十分有名望的品酒大师。最终,将选出他们心目中最好的酒来,作为比赛的冠军,冠名为酒王。 这次的国际酒水节,就在京城举行,而张浩然因为其主持的节目关系,在品酒方面,在全国范围内,那也是相当有名望的。当然,他也是一个真正的酒徒,这喝酒,也是他的最爱之一。这次的酒水节,他也作为评判员,被邀请参加了。 就在酒水节开始当天,张浩然却起晚了,没办法,晚上睡不着。怀着激动而焦急的心情,他匆匆忙忙的赶到了酒会现场。对于这次,自己能被邀请担当评判员,他可是激动地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 “浩然,浩然,这边” 当他刚进入会场,顿时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这场面实在是太壮观,太热闹了一点了。整个会场里,那可真是人满为患。有他认识的,也有陌生的脸面。有他的半个同行,记者,更多的则是生厂商,还有销售商。幸好,这大会的组织者安排得十分好,人员虽多,但是却没有混乱。可就算这样,也是让第一次参加的张浩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哈哈,李哥,幸好有你在啊,不然小弟我可就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啊” 听到有人叫唤自己,张浩然立马就抬头望去,然后立马愁眉变成笑脸,飞快的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国内最顶级的专业品酒师之一。张浩然和他十分的熟悉,有点亦师亦友的感觉,因为,这张浩然的品酒知识,都是从这这里学来的。对于出现在这酒会上,张浩然是一点也不奇怪。 “哈哈,你小子,怎么来得这么晚啊。你要是再晚一点,这酒会马上可就要开始了啊” “呵呵,这.........这不是由于激动,晚上睡不着,早上就起晚了嘛,再说了,这不是还没开始的嘛” 对于,两个人的关系摆在那里的,因此,这张浩然也就彻底的放松下来了,两个人就嘻嘻哈哈的谈论起来了。谈论的话题,肯定就是这次酒水节了,心中都十分期待,这次能出现新奇的美酒。 没让张浩然等多久,这让他激动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走,李哥,该我们进场了,恩,真是期待这接下来的这些美酒啊。要知道,这些稀世美酒,那真是有钱也难买到,更不用说品尝了。” “呵呵,我说浩然,等下你可要悠着点。别他娘的像sè狼看到没穿衣服美女似的。万一这要是喝醉了,这丢人可就丢大发了啊。到时候,别怪我装作不认识你哈” 显然,看着张浩然这神情,不得不出声说到。这小子,那也是个酒鬼来着,得打好预防针才行。 “喝醉,怎么可能,我的酒量,会喝醉才怪呢。快走吧,我们也去好好的品尝一下这些稀世美酒” 张浩然此刻,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立马就率先先前冲去了。也只能十分无奈的,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心想,自己可得看着他一点,别真的喝醉了。 这一大圈下来,虽然这每种酒,就是喝那么一点点而已。但是,这所谓是积少成多啊,而且,这还是不同的酒,一到肚子里混合,就算这张浩然酒量过人,也感觉有点晕乎乎的了,脚底都有点轻飘飘的感觉了。 “恩,这回,可真是长见识了。哼,这些该死的生产商,真不厚道,藏着这么好的酒,平时却不拿出来卖。” 此刻的张浩然,算是真正的喝得爽快了。心中痛快的同时,又对这些生产商的行为,愤怒不已。 “好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人家拿来参赛的酒,那肯定是珍品中的绝品。很可能,连人家自己都舍不得喝呢,你小子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赶紧的,就剩下最后一家了,完事收工” 这一路上,张浩然是喝爽了,可这却是有点心惊胆战的。生怕这张浩然喝多了。现在这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也就剩下这最后一家了。对于这最后一家,还真的不看好。 看看别的生产商的酒,不说别的,先从包装上来看,那绝对是美轮美奂,特别是那酒瓶,更是jing致异常。这让人都不用喝,光是看,就欣喜万分了,一看就知道这是绝世佳酿。还有那帮倒酒的少女,娇美的颜容,甜甜的笑容,优雅的动作。这美酒加美女,那真是让人心都醉了。 再看看这最后一家,好家伙,光秃秃的展桌上,放着一大三小四个灰不溜秋的酒坛。而接待人员,竟然是两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再看看那大开大合的倒酒动作,就和在农村里面喝酒时的动作一样。这都怎么一回事嘛。 当然,作为一位资深的专业品酒员,也知道,并不能光看表面。让真正立马否决的原因,那是因为,这酒一倒出来,光闻那气味,就让他知道,这酒也就一般而已,虽有酒香,但是却朴实平淡得很。 哎,看来,这酒水节,办得越来越没品位了,连这样的酒,竟然也能进来参加评选。此刻的,那是连尝都不想去尝了。